新筆趣閣 > 諸天諜影 > 《諸天諜影》第八十五章 結局已經注定
    “很好的對手!”

    交手數十招,黃尚戰意沸騰,紫雷劍吟,覺得全身心都興奮起來。

    大宗師后,普天之下,有幾人配作他的對手?

    真是連五指之數都沒有了!

    而陳猛與寧道奇又有不同。

    寧道奇是劇情人物,修煉的就是此世武道,與這位道家巔峰宗師一戰,正可厚積薄發,掌控天地精元,晉升大宗師。

    陳猛則是輪回者,強化的雖然是古武側,卻與這個世界的武道并無關聯,與之一戰,除了立住裴矩的人設外,有的就是對四星級的沖擊感悟了。

    這位確實是不二人選。

    黃尚所見過的輪回者,除了在高星級區域碰到的那個后勤輪回者不知深淺外,當以這位陳猛最強。

    此人的三門武功,長拳、鐵布衫和草上飛,不是單純的積累數目或者融合歸一,而是將每一個版本的武學特性抽取出來,加以拼接,融會貫通。

    整個過程跟堆積木一般,壘起一塊塊小積木,往高處攀升。

    這些武學積木無疑不會平整規則,反倒千奇百怪,將它們拼接,再往上累積,難度之大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這不僅需要天賦,更需要漫長的時間和耐心。

    按照黃尚的想法,真有這個時間,學什么高級武功不行,干嘛舍易取難呢?

    但人各有志,陳猛有自己的想法,并且確實獲得了巨大的成就。

    而在南陳的宮殿中,黃尚轉化邊夜全身生機,在沐天緲的天魔力場下,一擊將之重創,并不能代表單挑的強弱,只是確定了此人的最大弱點,實力過于穩定,一旦面對超越上限的攻擊,就得歇菜。

    那一場敗戰,也促成了陳猛沖擊四星級的決心,才有了如今的一戰。

    當第一擊的試探,陳猛發現自己在絕對力量上,已經屈居下風,當機立斷服下早就備好的亢龍丹。

    此丹被評為三星紫色級,號稱壯大陽氣,龍精虎猛,服用后能夠極大幅度增益力量與持久。

    陳猛經過此丹的增益,終于縮短了彼此間的差距,真正能酣戰一場。

    此時雙方數十招斗得旗鼓相當,正式進入白熱化階段,陳猛周身的毛孔怒張,力量瘋狂沸騰,滾滾的天地元氣涌入體內,胸膛鼓起,剎那間轟出百拳。

    噠!噠!噠!噠!噠!噠!

    這百拳不講別的,就是如有實質的勁氣撕裂空氣,組成清晰的拳頭海洋,帶著崩天裂地的氣勢轟了過來。

    單純的力量。

    極致的力量。

    但這種力量并不能為所欲為。

    黃尚直接消失了。

    劍心通明,身融天地。

    你的拳勢再猛,面對浩瀚的天地,也不過是滄海一粟。

    陳猛視而不見,繼續出拳。

    一百拳!

    兩百拳!

    三百拳!

    硬生生把你逼出來!

    他有這個資格。

    因為他是在單純的吸納天地元氣,而非轉化天地精元。

    如果說天地元氣是初級能量,天地精元就是中級能量,后者是前者的濃縮凝聚。

    既然天地精元是濃縮凝聚,單招之間的強大,不免有速度上的拖累,招式換氣之間同樣要有些許間隔。

    而天地元氣反倒可以隨意揮灑,瘋狂進出,只是對于身體的破壞性太大了。

    但服用了亢龍丹的陳猛,卻有這個承受的資格。

    四百拳!

    五百拳!

    六百拳!

    伴隨著土石爆裂之聲,他整整轟出了六輪拳海。

    這一幕已經徹底非人,成為一個怪物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但黃尚依舊沒有出現。

    繼劍心通明的身融天地后,他無縫換上了幻魔身法,仙魔轉化,兩極歸一。

    這同樣非人。

    做個人吧!

    陳猛咬緊牙關,繼續出拳。

    七百拳!

    八百拳!

    九百……

    做不到九百拳了,因為就在八百道拳風將周遭的地面,犁得整整下降了三尺之際,他的氣息終于有了瞬間的不穩。

    他自己甚至都沒有察覺,繼續轟出第九波拳海,但兩人氣機牽引之下,這道稍縱即逝的破綻,卻清晰地印入黃尚的心湖之中。

    時機一至,鋒芒立展。

    紫雷劍撕裂空氣,化作一道閃電,直刺陳猛的胸膛。

    這一劍所過之處,第九波拳海的鋪天勁風隨之撕裂,摧枯拉朽,勢不可擋。

    當真是連眨眼的時間都不到,那極致的鋒銳就到了胸前,正好是陳猛拳勢用老,舊力已盡,新力未生之際。

    如果是超凡之前,陳猛只能運用草上飛閃避,或者施展鐵布衫硬擋,陷入被動,可一刻的陳猛拳頭下意識一松,自然而然地五指并爪,扣住當胸而來的紫雷劍。

    錚!

    爪劍交鋒,頓時迸發出一抹耀眼的火星,受盡苦難的地面一震,無數的碎石從陳猛腳下翻飛,但他的身軀紋絲不動,不顧無比尖銳的劍氣沿手而上,邁步欺身,五指如鉤,電光一掠,抓向黃尚的手腕。

    做出這一擊時,陳猛心中涌現出由衷的喜悅。

    他終于突破了極限。

    陳猛很清楚,自己最大的缺陷就是實力太過穩定,上下沒有起伏。

    這是他的修行方式決定的。

    將一塊塊“積木”壘積起來,固然可以由弱變強,打下至為穩固的根基,但也注定了高度是恒定的,“積木”搭得多高,他就能發揮出多強的力量,不可能憑空多出一截。

    而現在,他卻開始憑空上升。

    這份憑空,就是徹底超脫凡俗的象征。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!”

    黃尚心中同樣記錄下陳猛的變化,同樣福至心靈,紫雷閃電一收,再閃電擊出。

    這一收一閃,簡直不可思議,因為陳猛的五指成爪,那用來鉗制紫雷劍的力量,任誰短時間內也掙脫不開,可偏偏紫雷劍好像突然有了分身,瞬間分成了兩柄,一柄明明還被陳猛扣在五指之中,另一柄則被順勢抽回,趁著陳猛右手無暇他顧,刺向胸膛。

    如果有旁觀者,就能恍惚地發現此時的黃尚也一分為二,一個保持著與陳猛的僵持姿態,另一個則斬出輕靈飄逸,如天馬行空的一劍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是假象!”

    電光火石之間,陳猛的左手下意識去擋,卻根本擋不住,眼見著紫雷劍就要破胸而入,他必須做出抉擇。

    是騰出右手,雙手一起阻擋第二劍?

    還是保持不變,依舊鉗制住第一劍?

    根本來不及多做考慮,陳猛相信自己朝夕相伴的右手,以防萬一之際,鐵布衫狂催,真氣化罡,密布胸膛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

    第二劍帶著跨越千山萬水的意境,噗的一聲刺入了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就在鐵布衫破功,劇痛襲來,陳猛雙目怒凸,右手五指終于輕輕一松。

    頓時間,第一劍仿佛化作一縷輕煙,脫離他的五指山,直接融入第二劍內,而第二劍威力狂增,真正刺穿他胸口的罡氣。

    “還是假象!”

    “不對,到底什么是真,什么是假?”

    陳猛生出懊惱之意,旋即又意識到,他如果松手也無用。

    對方已經超出了幻術的范疇,仙魔兩劍,虛實轉化,同源歸一,什么都是真實,什么又都可為虛幻!

    “生與死,虛與實,仙與魔,這就是不死印法大成后的威能么?”

    “關鍵在于,我是靈光一閃下,順勢施展出來的。”

    “在超凡的過程中,原來有著這樣的好處……”

    而黃尚施展出這神乎其神的一劍,自身都感到震撼。

    因為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,

    以前的招式都是由他精巧構思,再不斷改良精煉,才有了完整的戰斗效果,此次卻是冥冥中好似有種直覺般的感受,推動著他施展出這一劍。

    用一個很形象的詞語,那就是“頓悟”。

    這同樣也是超凡帶來的好處。

    突破極限!頓悟自創!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!”

    兩人視線一對,心中都明白了許多。

    而戰斗并未結束。

    換成另外一位強者,被紫雷劍刺入胸口,那不去世也得重創了,“狂雷”赫哲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    但陳猛周身一震,不僅受創處的肌肉急劇收縮,仿佛鐵鉗一般夾住劍鋒,鐵布衫還繼續化出層層罡氣,抵擋住黃尚的勁氣。

    能夠突破極限后,他牢固的根基頓時轉化為最合適的變化,足以應付任何突發場面,雙手十指合攏,閃電般向劍身轟來。

    這閃電般的一劈,剎那間斬破空氣,掌鋒前的空氣都來不及排開,就被密集地壓縮在方寸之間,形成了兩道切金斷玉的無形利刃,鬼斧神工,交叉斬下。

    鏘!鏘!

    黃尚做出判斷,紫雷劍帶出一蓬鮮血,拔了出去,與兩掌不分先后對拼了一記,朝后瀟灑一帶,劃過一道圓弧,暮然爆射出無數劍光,仿佛天地突變,下起了瓢潑大雨!

    芒種!驚蟄!清明!

    三劍齊發!

    劍如覆雨,繁復無邊!

    陳猛也意識到自己完全跟不上黃尚的劍速,干脆不跟,雙拳緊握,爆喝一聲,不退反進,主動一頭撞進流星雨般的劍雨之中。

    無數劍氣浮光,開始切割他的身體,鐵布衫罡氣如同水波般劇烈激蕩起來,四肢胸膛開始涌出一點點細密的血珠,然后又詭異地縮了回去,再迸發出細碎的罡氣來。

    在生死壓力之下,鐵布衫變化為一層刃甲,防守的同時予以反擊。

    陳猛超凡的方式,就是在巨大的生死壓力下,進行突破。

    這是最為常見,也最為危險的一種方式。

    常見是因為有太多的主角這么做了。

    危險是因為那些不是主角的,骨灰都沒得揚。

    輪回者位于兩者之間。

    由于卡片的存在,他們在承擔巨大風險的同時,又有足以保命的手段。

    就算失敗,不至于一敗涂地,連翻身的余地。

    關鍵還是要創造出合適的機會。

    單對單無人打擾的交鋒,可遇不可求。

    因此陳猛無比珍惜這來之不易的機會,戰意斗志提升到極致,很快鐵布衫發出叮叮鐺鐺,刀劍敲打金屬鎧甲一般的聲響,硬生生逼得劍雨消散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黃尚心中贊嘆。

    他喜歡這種對手。

    如果炮王測試的是下限,避免的是錯誤,陳猛測試的就是上限,驗證的是成功。

    可遇不可求!

    既如此……

    劍再出!

    戰!!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長安城東爆發絕世大戰之際,靜一師太趕回了靜念禪院,直接敲響廣場上的鐘聲。

    不多時,四大高僧與五位宗師級高僧就聚集過來,聽了靜一師太所言,立刻動身。

    但等到了他們趕到城門,除了一架早被移到一邊的破損馬車外,根本沒有旁人。

    由于交手的氣息早就消散,眾僧只有分頭搜尋,一個個還得避開北齊的官兵,無形中耽誤了大量的時間。

    等到他們好不容易聽到有百姓議論,一路來往城東十數里之地,才算抵達了戰場。

    嘶!

    涼氣醬開開心心出來玩,突然感覺不對,身不由己地分成十道,被一群頭上沒毛的家伙吸入口中。

    生無可戀。

    沒有辦法,這個戰場太過可怖了。

    滿目瘡痍都不足以詮釋,好像這里剛剛爆發了一場小范圍的天災。

    于是乎,眾僧尼一邊吸涼氣,一邊開始查看。

    他們越看越是心驚,這個摧毀力度簡直不似凡人,不僅方圓數百丈的地面被轟出一個個深淺不一的大坑,最深的已有半人,里面的不少泥土更被夯實如堅鐵,還有道道劍痕和深不見底的孔洞。

    來者都是宗師,通過蛛絲馬跡,已經判斷出了,一人使劍,一人赤手空拳,而他們留下的氣息中,更是殘留著些許魔門詭異絕倫的真氣,以及仙蹤縹緲的慈航劍氣。

    靜一師太一路上已經將劍典托付給裴矩,裴矩還修成了自己的劍心通明之境告知,這更印證了兩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可惜招式還原是不可能的,也不知道誰勝誰負……

    “這里!”

    不過就在這時,靜一師太低喝一聲,眾僧圍了過去,就見角落中,有兩塊沾了血液的泥土,分割數丈距離。。

    從血液上隱約剩余的氣息來看,那顯然是不同的兩人所留。

    而這里交鋒只有兩位。

    兩敗俱傷?

    眾僧面露悲憫之色,隱隱又帶著一絲慶幸。

    果然唯有大宗師可戰大宗師,與裴矩一戰,石之軒那魔頭就算沒有身受重創,肯定也受到了不輕的傷勢。

    而距離約戰的時間,只有十日不到了,如此短暫的時間,他想要恢完畢復傷,幾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在帶傷的情況下,他與擁有百年玄功的“圣僧”了空一戰,結局已經注定。

    蒼生有幸!蒼生有幸!

    這一刻,由靜一師太起頭,眾僧齊喧佛號: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!”諸天諜影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:www.cknurl.live.bxquge.Com
中币网提现手续费多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