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餮仙傳人在都市 > 《餮仙傳人在都市》第1327章
“是你!”白訊看著眼前的少女,自己看到兩個小孩的時候,就覺得馬車上,應該是之前阻止自己的男女。
  
  不過也好,正好一起抓住對方,把自己之前受到的侮辱一起拿回來。
  
  雖然自己并沒看見當時和他在一起的青年,但是依然讓手上上去,估計那個男人已經跑了,或者死了,一個女孩家還能拿什么阻擋住他們。
  
  “姑娘,趕緊跑吧。”威少看著她氣定神閑走下來,還是忍不住說道。
  
  霜兒看著對方上來的親兵,身形猛然一閃,那無名親兵還沒有覺得發生什么事情,就感覺腹部一痛,整個人直接凌空飛起,直接砸落到后面的自己人群中,又砸傷了不少。
  
  這才轉過身,對著威少說道,“這位公子,謝謝你的提醒,我來幫你包扎一下吧。”
  
  其實霜兒對她之前的印象一點不好,可是對方在發生這樣的事情之后,還想要擔心自己,讓自己對他的印象好轉了不少。
  
  不過如何,自己還是能分辨出對方使真心想讓自己逃走,他可不知道自己的實力,根本不怕這些人。
  
  威少看著眼前的少女,蹲下來準備為自己包扎,不知道從哪里摸出一個箱子,里面放著瓶瓶罐罐,近距離感受對方身上散發的陣陣清香,連藥香都壓制不住,忍不住癡了,整個腦子渾渾噩噩,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。
  
  “好了,你接下來不要走動,過幾天就差不多了。”雪兒根本無視對面的那些人,細心的幫為威少弄好之后,對著他說道。
  
  “恩恩。”威少根本不知道他在說什么,只是機械式的點點頭。
  
  霜兒感覺他語氣有些不對,抬頭一看,發現對方眼睛正在迷離的看著自己,這才無語的站起來,虧自己剛才替他拔箭的時候,他一聲不吭。
  
  這種目光霜兒倒是見多了,早已經免疫了,可惜自己如此,古公子竟然無視無睹,這是讓霜兒唯一不滿的地方。
  
  而白訊那邊,依然驚恐的看著這邊,沒想有想到這個漂亮少女一個回合就把親兵全部擊飛,到現在才勉強起來,不過已經揉著胸,看起來受傷不起。
  
  “少主,怎么辦?”旁邊的人看到白訊傻愣到這里,也是急壞了,是打是跑也要下個命令,總不能在這里干耗著吧。
  
  “上,全部一起。”回過神的白訊立刻惡狠狠的說道,或許對方實力確實高超,自己這邊一時不察才會這樣,他就不信了,他們一群人還拿不下他。
  
  “嗖嗖嗖”
  
  在就準備的好的羽箭,瞬間在空中劃過,十幾道如同流星一般沖向對面,把他們四個全部都籠罩其中。
  
  此時他們已經顧不得白旭的命令,對于對方的生死,他們才不會問。
  
  “小心!”看著遠處的遇見,此時霜兒才剛剛站起來,剛才還在迷離的威少猛然關心的喊道。
  
  霜兒看也沒看,隨手一揮,一道白光瞬間籠罩在他們頭頂,那十幾道羽箭落在上面,瞬間就直勾勾卡在半空,一動不動。
  
  “修仙者!”白訊那面一片嘩然,不過還是沖擊過來。
  
  理論上講,修仙者確實比普通武者強上一倍,可是依然沒有打破極限,雖然給他們帶來震撼,可是沒有打消對方的行動,紛紛吶喊著沖上來。
  
  “阿衰,小蘭,你們保護這位公子。”霜兒轉過身,看著前面一群人,淡淡的吩咐道,然后輕身上前,直接沖入人群當中。
  
  現在只剩下自己一個人,自己一定要好好保護好他們。
  
  “是,霜兒姐姐。”
  
  阿衰和小臉面色凝重的點點頭,然后一左一右站在威少面前。
  
  威少借助靠著馬車,艱難的站了起來,看著霜兒那矯健的身子,沒入對方人群當中,忍不住對著他們說道。
  
  “我說霜兒小姐能行嗎?”
  
  他剛才從兩個人對話中,知道對方的名字。
  
  “放心吧,霜兒姐姐很厲害。”旁邊的小蘭開口了,語氣中充滿了崇拜。
  
  因為之前他們問過霜兒的修為,得到平常看起來柔柔軟軟的霜兒姐姐,竟然已經是天仙級別,那個端茶倒水忙個不停,跟個侍女一樣,簡直讓他們不敢想象,
  
  他們話音剛落,只見淹沒霜兒的人群,突然一個個朝外面飛去,仿佛里面是一股旋風一樣,誰靠近誰就會被帶飛出去。
  
  轉眼間幾乎所有人都已經躺在地上,只有遠處一個白訊愣在那里,不過緊接著他立馬轉身就跑,對方的厲害程度超出他的想象,恐怕只有她父親才能對付他。
  
  看著霜兒小姐面不紅,氣不喘的再次回來,威少感謝到,“謝謝你救了我。”
  
  “沒事,發生什么事情了,我怎么感覺你們自己人都互相殘殺起來。”要是古爭在這里,不用問都知道發生什么事情,可是霜兒還傻乎乎的問道。
  
  “糟糕,白將軍叛亂了,和劫匪一伙,在確定我身上有著一封重要的東西,直接想要把我抓起來,霜兒姑娘,我懇請你幫幫大家,一旦對方把正義的將士鎮壓完畢,肯定會把所有的商隊之人屠殺一空。”
  
  威少突然臉色一變,焦急的朝著霜兒說道。
  
  “他們的位置在哪里。”霜兒略加沉吟一下就答應對方,看著白訊那個樣子,就知道不是好人,而且周圍的動靜確實如此,不管如何,先把那個所謂的白將軍一伙人制服。
  
  “在前面中間最大的帳篷之處。”威少立馬指著白訊逃跑的方向。
  
  話音剛落,只見身邊一陣狂風刮過,讓威少忍不住閉上了眼睛,等再次睜開眼睛,就已經失去了霜兒的蹤跡。
  
  看著對方如此驍勇,威少心里突然閃起一絲落寂,自己只是一個無能的貴公子而已,恐怕對方都看不上自己,此時他心里充滿了沮喪。
  
  不過這種想法僅僅一閃就快速泯滅,因為不可能只靠武力行走,他自認為自己智力還可以,然后對著兩個小孩開始詢問起來霜兒的事情。
  
  而那邊霜兒,轉眼就來到帳篷之外,悄悄的隱蔽下來,對于威少的話,她也要仔細看一眼,來分辨對方說的是否真假。
  
  此時帳篷的戰斗早已經結束,但是外面的護衛依然還在和對方對持了。
  
  白將軍看著腳底下的兩具尸體,稍微擦了擦臉上的血跡,在主座上再次坐了下來,甚至還喝了一杯小酒,這才對著下面的眾人說道。
  
  “我勸你們還是識趣,要不然等我的親信大軍一來,你們那些人頃刻間就會被射成刷子。”
  
  原本干凈整潔的帳篷內,現在到處都是血跡,七八尸體橫躺在地上,而康將軍那么一群人,全部蹲在一個角落里,五六個白將軍的親兵守在那里。
  
  而人群中,只有一個杜宇最能打,可是和他修為差不多的兩個刺客,都沒有在白將軍手下撐下幾回合,他當然不會去做那徒勞的反抗。
  
  下面康領隊一行人沒有說話,他們也明白,現在外面的混亂聲在逐漸的降低,看來白將軍早就有預謀叛亂,但是誰也沒有說話,恐怕那邊一投降,沒有最后一點守護力量,他們這點人估計很可能被對方給殺死。
  
  白將軍冷冷的看著下面,要不是軍中有一部分是那老頭子的舊部,自己何必走這一步,要知道自己也是借助威少老頭子,才在當上這個位置,短短幾年的時間不足以掌控全部人馬。
  
  正好趁著這流匪一方面小劍以下不聽話的人,另一方面讓自己人去外面職守,趁著那些將士喝醉趁機控制起來,只要木已成舟,最終他們不得不聽從他們的命令,至于那些依舊冥頑不靈之人,殺掉就好,一切推到流匪身上即可。
  
  當然這一切的目標都是為了威少身上的那封信,如果失敗了,他們的下場不用說,只能流亡出去了。
  
  不過一切不可能失敗,自己現在只是想少損失點損失,別看對面只有一百多個護衛,但是真逼急了,自己這邊不傷亡對方一倍不可能拿下對面,因為對方實力比士兵這邊強大多了,而且自己這邊損失太多,說不定就無法壓制住那些士兵。
  
  白將軍正想說點什么,逼迫對方趕緊投降之時,只見自己的兒子一臉慌張的跑了進來,一見到自己就喊道。
  
  “父親大人,不好了,威少被一個女人給就走了。”
  
  “怎么可能,守護威少的人,已經被人給引走了,怎么還會有他的人?”白將軍眼睛一瞪,猛然起身說道。
  
  “不是守護他的人。”白訊當然知道自己父親的一切計劃,“是一個旅客,你好記得那個顯眼的馬車嗎?就是上面的人救了他,一出手就把外面呢所有人都給打趴下了,我急忙回來了。”
  
  “哼,你在這里看著,我親自出手,殺了他,把威少在搶回來,絕不能讓對方逃走。”白將軍拿起旁邊的武器,站起來就準備就朝著外面走去。
  
  “不用了,我看你就是這里的頭領。”看到這里,再加上一邊人的悄悄議論,霜兒知道那叫威少的人說的沒錯,至少他們這些將士算是反派一方,對方既然想要擊殺自己,那么自己到想要領教對方高招。
  
  她可以知道對方根本沒有成仙,雖然只是五階的巔峰,也算是修仙者的一員,可是自己還有古公子給自己的法寶,處于不敗之地,不過想到古爭對自己說過民,自己多多歷練,決定先和對方比試一番再說。
  
  然后霜兒光明正大的從大門口走進來,至于想要阻擋他的士兵,被她故意露出殺氣眼睛一瞪,就不敢在動彈。
  
  “父親,是他,就是她救了威少。”白訊連忙躲在一邊指著她說道。
  
  “很好,沒想到你親自過來送死。”由于霜兒收斂了氣息,所以白將軍覺得霜兒的氣息和自己差不多。
  
  霜兒沒有廢話,只是手持一柄細劍直指對方,身上的戰意濃烈。
  
  白將軍超前一跨,迅速朝著霜兒沖了過去,手中的長刀狠狠的朝著霜兒劈砍過去,并沒有因對方是女流之輩,就有所輕視。
  
  “轟”
  
  不大的氣浪讓整個帳篷一鼓,幾十個人嘩啦啦從帳篷被席卷滾了出來,竟然被對方一開的交手卷起的氣浪,給吹飛出來,體弱的甚至都吐了幾口鮮血。
  
  “額。”白訊同樣也不例外,毫無防備的他,瞬間就被吹飛去,隨著地面來回滾動,整個人頭昏眼花,可是突然之間,卻感覺到腹部一陣劇痛,待到停下來,愕然發現自己腹部被一把長劍穿透。
  
  竟然是之前一些人戰斗掉落的刀劍,在他滾落的時候恰好刺入他的腹中。
  
  “父親。”白旭感受到自己體內的氣力不斷的流逝,想要向父親求救,可是一開口,口里卻吐出一連串的血沫,受創太嚴重,連求救的話都無法說出來。
  
  白訊又把目光看往旁邊,可是發現他正好卡在兩堆貨物旁邊,再加上兩側灰暗,大家的注意力都被白將軍的戰斗所吸引,根本沒有人注意到他。
  
  白訊想要爬出去,可是身體軟綿綿沒有一絲力氣,感覺眼前一陣陣發黑,腦子也開始眩暈起來,整個世界開始忽閃忽明。
  
  過了一小會,白訊就這樣生生的屈死在這里,流血而死,眼睛還瞪得滾圓,仿佛不相信自己就這樣死去了。
  
  而霜兒那邊,真是越戰越勇,除了剛開始被對方壓制住,不過靠著自己作弊一樣的反應力,也堅持下來。
  
  接下來,自己的進步越來越大,僅僅幾十招過后,就和他打成平手,上百招之后,霜兒感覺自己可以壓著對方打了。
  
  要知道自己始終都是用一樣的力量在戰斗,怪不得古公子說,戰斗才是進步的最佳場所,想著古公子那恐怖的戰斗力,不知道經歷過多少生死大戰,才有那么多的經驗。
  
  “砰”
  
  霜兒找到機會直接對著對方硬拼一擊,然后賣個破綻,引誘對方出手,另一只腳迅捷無比的踢在白將軍側面,瞬間把白將軍給擊飛在地上。
  
  “可惡。”白將軍沒有想到這個女人如此難纏,現在自己明顯感覺不是對方的對手,不過自己也不是一個人,立馬朝著支援過來的普通將士,指著她喊道。
  
  “進攻,給我殺死她。”
  
  圍在外圍的士兵,聽到之后立馬再次射過去漫天箭雨,此時因為他們的戰斗,所有人都閃避很遠,到不用擔心誤傷其他人,可惜在對方那靈活的轉騰之下,沒有一根遇能夠摸到她的衣角。
  
  同時四面八方的士兵都圍了上來,而白將軍趁此機會調理一下身子的氣息,準備在對方大意的時候,偷襲對方。
  
  而且后面還有源源不斷的士兵等著,他就不信這幾百人還堆不死她,累都把她累死了。
  
  如果正常情況下,在這些精銳士兵的阻截下,一個五階的修仙者高手,頂天了就能殺死幾十個人,就會被擊殺掉。
  
  很可惜,看到白將軍無法在給自己得到任何鍛煉之后,而且還讓那么多普通士兵來圍攻自己,霜兒不在客氣,正好對方的人都在這里,直接把他們一網打盡。
  
  是的,霜兒一個就完全可以做到。
  
  只見霜兒根本沒有停留在原地,反沖直接像一道清風從天降落在人堆里。
  
  這次白將軍終于見到火力全開的霜兒到底有多么猛然,每一秒都有十幾個人飛出去,倒在地上不斷呻吟,竟然沒有再次起來的氣力。
  
  和之前一樣,霜兒都沒有下死手,只是保證對方三天之內不能起床的地步。
  
  短短幾個呼吸間,第一波上去的士兵,除了幾個見勢不妙的跑了出來,其他都躺在地上。
  
  而這個時候,第二波還沒有來得及出發,見到如此,剛剛想要邁開的腳步停止下來,對方這戰斗力太厲害了吧,簡直超出人的想象。
  
  “上,趕緊上。”那邊白將軍怒吼道,但是心里面卻是猛然一驚,哪怕到現在,對方已然氣不喘,仿佛這些戰斗只是熱身而已。
  
  自己不能在呆這里了,沒想到原本看似要成功,半路卻殺出個妖女,而且還是自己主動去招惹對方,即使現在后悔也沒有用。
  
  留的青山在,不怕沒柴燒,白將軍打算依靠自己的士兵在為自己爭取下時間,可是這幅姿態,一眼就被霜兒給看穿。
  
  她沒有問在白將軍的命令下,繼續沖向自己的士兵,反而沖著想要逃跑的白將軍,直接攔截對方。
  
  “讓開!”決意先撤退的白將軍,立馬朝著霜兒身上刺了過去,想要逼迫對方離開自己身前,只要給自己幾個呼吸,就完全可以離開這里。
  
  可是和之前不一樣,原本這樣的攻擊霜兒肯定會躲開,可是這一次,霜兒直接伸出手,閃電般的抓住對方長劍中間,一層淡淡的乳白色光芒在手掌表面浮現,保護者她不受到長劍的傷害。
  
  “這是!”白將軍哪有想到這點,心里猛然一陣驚,然后就看到對方另一手松開手里的武器,朝著自己胸膛印了來。
  
  “噗”
  
  一大口氣血從白將軍口中噴出,瞬間飛出十余丈,等落在地上的時候已經昏迷了。
  
  眾人看著下面躺在地上的白將軍,腦中忽然冒出一個想法,這就結束了?
  
  本來想上前的士兵再次停止了腳步,面面相覷看著中間的白將軍,他們的將軍都這樣了,再加上周圍同伴的慘狀,即使全部都上,估計也無法拿對方怎么樣,這讓他們不知道如何辦才好。

中币网提现手续费多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