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大唐第一少 > 《大唐第一少》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:王禹再進宮
    到了那時候,解決問題的手段,可就不溫和了,大軍一旦出動,鐵勒、黨項對上大唐的兵馬,戰場之上,橫尸遍野,血流成河,這不是契苾何力想要看到的。
  
      臨安站在李承乾的身側,看到宣政殿外的內侍朝著自己使眼色,便悄悄的退出了宣政殿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事?”臨安問道。
  
      “王禹大人已經到宮中了,等候陛下的召見。”內侍說道。
  
      “讓王禹大人稍等一會兒。”臨安說道。
  
      “是。”內侍應聲道。
  
      臨安再往宣政殿里走的時候,正好契苾何力也從宣政殿之中退出來了,臨安一進去,李承乾就看到了臨安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,又出什么事了?”李承乾問道。
  
      “陛下,是王禹大人到宮中了。”臨安說道。
  
      “讓他到這邊來吧。”李承乾說道。
  
      “是。”臨安應聲,又趕緊轉身出去讓內侍將王禹帶到宣政殿這邊來。
  
      少頃,王禹一身布衣走進了宣政殿之中。
  
      “屬下王禹,見過陛下。”
  
      “無需多禮。”李承乾說道:“在書院的日子,還算不錯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屬下承蒙陛下記掛,一切安好。”王禹回應著:“陛下,屬下這次到宮中來,是因為書院學生的事情,屬下在書院查探到的,已經通過信鴿匯報給宮中,今日到長安城來,實則是跟著那些學生一塊兒來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途中可有什么發現?”李承乾問道。
  
      “是。”王禹說道:“屬下從書院門口,就跟著這些學生一同離開莊子,學生們陸陸續續離開書院之后,在東山縣莊子牌坊門口乘坐了馬車,屬下便讓人去查探,那些馬車的來處,那些馬車是書院里一個叫崔孝益的人在莊子上雇傭的,在書院的時候,也是崔孝益在統籌學生們到長安城的事情。”
  
      “崔孝益?”李承乾瞇了瞇眼睛。
  
      崔知溫可是從宣政殿離開才不久的功夫吶,他自己到宣政殿之中請罪,他說有自家的后輩在那群學生之中,沒想到,他家的后生還真是出息,竟然是那些學生的領頭人。
  
      “正是。”王禹說道:“不過,關于那些馬車的問題,屬下還不知道,那些馬車是崔孝益一人出錢雇傭,還是學生們湊錢雇傭的。”
  
      這個問題,至關重要,若是學生們湊錢雇傭的話,這算不得大問題,但若是崔孝益自己一個人出錢的話,那這當中可就有門道了。
  
      在書院里積極的拉攏學生參與到這件事情當中來,出錢出力,那崔孝益是為了什么?
  
      說是為了玄世璟?那可不盡然,像清河崔家這樣的大世家,跟玄家,跟玄世璟之間的關系可并不好,因為玄家在莊子上資助了書院,可是狠狠的挖了他們的墻角,動了他們的利益啊,他們又怎么會這么好心要為玄世璟請命呢?
  
      就算是為了玄世璟,那也不是想要救玄世璟,而是想要置他于死地。
  
      “查。”李承乾說道。
  
      “是。”王禹拱手應聲。
  
      “現在那些學生應該是要被送到長安府衙了,你繼續在暗中跟緊了。”李承乾說道:“一有什么消息,立即向朕稟報。”
  
      “陛下,臣在進宮的時候,遇到了那些學生,他們停在了半路上,是狄大人攔住了他們。”王禹說道。
  
      李承乾聞言,默不作聲,能夠想得到,玄世璟是在大理寺的牢房之中,狄仁杰得知了消息之后,肯定是會跟玄世璟說這件事的,說完了之后,玄世璟自己無法行動,也就只能拜托狄仁杰了。
  
      “盯著他們。”李承乾說道。
  
      “臣遵旨。”王禹應聲道。
  
      王禹的存在,就是要盯著書院的學生,不能讓他們在人身安全上出什么問題,至于別的,那就是看著學生們的背后,會伸出一只怎樣的手。
  
      相信現在書院的先生們已經啟程前往長安城這邊來了吧,等到先生們到了宮中,或者說見到了學生,許多事情,就會迎刃而解。
  
      王禹離開了皇宮,直接去了長安城府衙,王禹百騎司出身,在長安城可是有底子的,而且有李承乾的命令,就算是在長安城遇到了百騎司的人,只要拿出李承乾給他的令牌,他完全可以調動百騎司,雖說已經不是百騎司的統領了,但是與身在百騎司沒有什么兩樣。
  
      畢竟,當初是迫不得已王禹才離開百騎司的。
  
      王禹離開百騎司之后,連李承乾都覺得,百騎司還真是沒有以前好用了。
  
      長安城外,狄仁杰說服了校尉,也震懾住了一幫學生,便帶著這些學生和校尉手底下的幾個人,直接進了長安城,朝著長安府衙走去。
  
      堂堂正正的從府衙的大門走進去。
  
      這樣一行人,走在長安城中,也是十分引人注目,再加上百姓之間,都在口口相傳說書院大學生在皇宮門口逼宮的事兒,如今見到正主兒了,怎么能不上前圍觀一二呢?
  
      現在帶著這些學生往長安府衙去的人竟然是狄大人,這又是怎么回事兒?那些學生不是被抓起來了嗎?
  
      由軍中的校尉帶著學生到長安府衙去,和由狄仁杰帶著這些學生到長安府衙去,效果可是不一樣的。
  
      “去,敲鼓。”狄仁杰站在長安府衙門口,對著學生說道,目光再次落在了崔孝益身上:“我看,這些學生當中,你是帶頭的,這事兒,就由你來做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為何要敲鼓?”崔孝益問道。
  
      “你們不是想要見陛下嗎?既然想要見陛下,那就按照尋常的流程來。”狄仁杰說道:“這是長安衙門的鼓,敲鼓之后,說出你們想要做的事兒,然后由長安令來裁定,是否上報,另外,你們若真想直接面見天子的話,還有一個辦法,去敲登聞鼓,不過,登聞鼓敲完了之后,你們能不能活著見到陛下,那可就兩說了。
  
      這登聞鼓,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去敲的,別說是你們了,就算是玄公,敲了登聞鼓,也難免被打個半死,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聽說過,以前,玄公可是敲過登聞鼓的,敲完之后,宮中的侍衛打軍棍的時候,可是一點兒都沒有手下留情。”
  
  

中币网提现手续费多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