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抗日之將膽傳奇 > 《抗日之將膽傳奇》第一三一六章時豪的秘密任務
    1316羅斯福不相信胡斌,但是馬歇爾說,現在只能相信胡斌,他們沒有更好的選擇。

    羅斯福聽到了,盯著馬歇爾看著:“如果西線突破了,你如何面對我們米國西線的百姓?用胡斌的人頭謝罪,還是用誰的人頭?”

    羅斯福后面那半句的意思說的非常明顯,用胡斌的人頭謝罪是不可能的,中國那邊不會同意,那么只能用他馬歇爾的人頭謝罪了。

    “哈,總統閣下,你說怎么辦?你告訴我怎么辦?”馬歇爾聽到了,笑了一下,看著羅斯福問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解散聯合指揮部,或者讓巴頓回到西線那邊去指揮,我們從東線這邊調動部隊到西線去!”羅斯福看著馬歇爾說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西線守不住?到時候要誰的人頭?巴頓的?巴頓沒有能力守住那邊,如果他知道你要他的人頭,他就不會去了,你要誰的?”馬歇爾看著羅斯福問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!”羅斯福聽到了,看著馬歇爾。

    “總統閣下,我說了,我們現在沒有更好的選擇,我們只能相信胡斌!”馬歇爾看著羅斯福說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該死的!”羅斯福聽到了,相當火大的說著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現在胡斌弄出這個事情來,哈,有可能,是他故意的,他想要試探我們,一旦我們有一點不相信他的意思,不用你說要解散指揮部,他自己就會解散。

    我相信胡斌,我也相信我們米國西線在他的幫助下,能夠守住,否則,我們換誰過去,都是沒有用的,所以,我希望總統閣下,請你對你的言行慎重,不要被胡斌知道了你的想法,如果他知道了,那么后面的事情,還不知道有多少麻煩呢!”馬歇爾看著羅斯福說了起來,其實是警告。

    “米國的防御,交給一個中國人,你不感到恥辱嗎?”一個幕僚看著馬歇爾問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我感到非常恥辱,可是我有什么辦法,本來我們前線的將軍打的非常好,本來他們只需要聽我們的具體指揮就行,但是你們呢,你是什么人,你就是一個幕僚而已,你懂軍事嗎?

    你們一而再,再而三的給總統閣下不適當的建議,讓他干擾我們前線的指揮,讓我們前線的那些軍官,都不知道該怎么打仗了,你還問我,我感到恥辱嗎?我感到恥辱!”馬歇爾說完了,轉身就走了,不想搭理他。

    馬歇爾在前面走著,后面跟著他的秘書和幾個參謀。

    “給胡斌發電報,請務必守住西線,給巴頓發電報,相信胡斌!”馬歇爾在前面走著,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馬歇爾的秘書聽到了,馬上就記錄了下來,回到參謀部那邊以后,他就會發過去。

    等馬歇爾回到了指揮部以后,指揮部的那些將軍全都看著他。

    “看著我干嘛?”馬歇爾看著那些將軍問道。

    “又被總統閣下訓斥了吧?”其中一個上將端著一杯咖啡過來,遞給了馬歇爾。

    “訓斥就讓他訓斥吧,現在我們只能相信胡斌!謝謝!”馬歇爾說完了,接過了咖啡。

    “剛剛我們推演過,就我們在西線的部隊,交給我們自己指揮的話,估計傷亡在100萬以上,而且,加利福尼亞可能守不住!”那個上將看著馬歇爾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馬歇爾聽到了,愣了一下,然后問道:“交給胡斌呢?”

    “沒有推演,我們也不知道胡斌會怎么打,他打仗,我們現在還沒有摸清楚,所以,這個事情,我們不知道該怎么推演,不過,我們也做了一下對比,可能,交給胡斌的勝算要大一點!”那個上將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現在日本那邊不知道什么意思,之前和現在的態度完全不一樣,之前我得到了消息,岡村寧次是要撤退的,但是現在他怎么選擇了要主動攻擊,很想不明白!”馬歇爾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對于這個,我們也不知道,可能是德國那邊的影響,但是我們手上沒有足夠的情報!”那個上將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對了,胡斌的部隊,什么時候開戰?還沒有具體的時間傳過來?”馬歇爾看著他問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還沒有時間過來,不知道他到底要在什么時候動手,不過,我看快了,估計就是這幾天。

    司令,你可要頂住啊,千萬不要讓總統府那邊再弄出什么事情來了,一旦弄的胡斌不滿意了,他不干了的話,對于我們米國的影響是巨大的,所以,現在我們需要穩住胡斌!”那個上將看著馬歇爾說道。

    馬歇爾聽到了,點了點頭,他當然知道!

    而在胡斌的指揮部,胡斌坐在自己的指揮部里面,看著地圖,此時,現在日本的部隊,完全控制了米國和加拿大邊境的那些城市,而且也在修筑防御工事,估計現在都已經修好了。

    “報告,時豪過來了!”這個時候,一個參謀過來對著胡斌說道,現在時豪管理著特種團。

    “讓他進來!”胡斌點了點頭說道。

    很快,時豪就過來了。

    “斌哥!”時豪過來,對著胡斌敬禮說道。

    “敬什么禮,坐!”胡斌看到他過來,笑著扔了一根煙過去,然后自己拿了一根點上。

    “斌哥,叫我回來有什么事情?”時豪接過了煙,點上以后,看著胡斌問了起來!

    “現在你的部隊最遠的到了什么地方?”胡斌看著時豪問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阿拉斯加!”時豪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胡斌聽到了,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斌哥,有什么計劃?”時豪聽到胡斌這么問,馬上就想到胡斌肯定是有什么計劃的,所以就問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有,你看看!”胡斌說著就把自己寫的一些東西給了時豪,時豪馬上就接了過來,仔細的看著。

    時豪看完了以后,馬上就燒了那張紙,然后對著胡斌說道:“沒有問題,我會安排一個中隊的部隊去執行這個命令,小事!”

    “嗯,我不希望日本的部隊就這么撤退了,我知道統帥那邊說不要擔心,但是還是會擔心的,他們想要撤退,沒有問題,但是不能撤退那么多,最多100萬,我要你的部隊,給我盯住了!”胡斌對著時豪說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斌哥,沒有特種團完不成的任務!”時豪仔細的對著胡斌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另外,這次你們要出動部隊配合常規部隊作戰,教導他們巷戰的打法,告訴弟兄們,注意安全,現在我需要他們在巷戰里面盯著那些主要目標,干掉他們。

    但是在危及到他們自身安全的時候,可以放棄目標,這個是我給他們的命令,特種團的士兵,不能犧牲在巷戰當中!”胡斌對著時豪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明白,我會把話傳給下面的兄弟的!”時豪聽到了,點了點頭!

    “對于你自己,你個人有什么想法沒有?”胡斌看著時豪問道。

    “啊?我個人?沒!”時豪聽到了,愣了一下,馬上說道。

    “沒?怎么能沒有想法呢?”胡斌聽到了,看著他問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上次我看到了風哥那樣,我就沒有想法了,我還就是當一個師長吧,不想當什么軍長了,當軍長,承擔的東西太多了,我怕我承受不住!”時豪聽到了,笑著看著胡斌說道。

    胡斌聽到了,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斌哥,我真不用,你看看呂峰他們要不要,反正我是記得,和尚哥和項風哥兩個人都不容易,看著是指揮千軍萬馬,但是心里的壓力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得住的,更不要說說斌哥你!”時豪坐在那里說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尊重你個人的意思,你在特種團那邊,估計還能夠待上半年,如果到時候需要調動,組織會來找你談話的,到時候我會綜合考慮,哎!”胡斌聽到了嘆氣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不上還不行啊?”時豪看著胡斌問了起來,胡斌在那里搖了搖頭!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時豪不解的問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功勞在那里擺著,你不上,誰上?同級別師長,你們的功勞是最多的,戰斗經驗也非常豐富,其他的師長要晉級,你不緊急,你讓其他的師長怎么看,你讓你下面的那些部下怎么看?

    你不走,下面很多人的位置動不了,你當我想當這個司令啊?我也不想當,我寧愿當一個團長呢,可是我當團長,你們最多就是營長,天天打勝仗,還是一個營長,誰樂意啊?是不是?”胡斌看著他問了起來。

    時豪聽到了,想了一下,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真的不想指揮的話,我到時候給你謀一個好一點的職位!”胡斌看著時豪說道。

    “謝謝斌哥!”時豪聽到了,笑著點了點頭說道!

    “謝什么,老兄弟了,還說這個干啥?”胡斌聽到了,笑了一下說道。

    “斌哥,我們的部隊什么時候攻擊?”時豪開口問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快了,這個消息現在還不能說出來,我還有計劃!”胡斌對著時豪說道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!”時豪聽到了,點了點頭,表示自己知道了,也不問了!(未完待續。)

++(本站重要通知:請使用本站的免費
中币网提现手续费多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