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抗日之將膽傳奇 > 《抗日之將膽傳奇》第一二零七章你有張良計我有過墻梯
    1207日本那邊得知了胡斌的部隊已經展開了行動,情報很快就到了岡村寧次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該死的,你那么點部隊,也敢到東線來,行,來就來吧!”岡村寧次看到了電報以后,發現胡斌就帶了20萬部隊過來,冷笑的說著。

    20萬部隊,岡村寧次不怕,哪怕是傷亡100萬,岡村寧次也要干掉胡斌的部隊,能不能打死胡斌他不知道,但是干掉胡斌的20萬部隊,他還是有把握的,只要打破了胡斌不敗的神話,那么以后,日本的部隊在面對胡斌的時候,就有了更大的信心了。

    “司令,胡斌就帶了這么點部隊過來嗎?他可是有100萬部隊的!”一個參謀看著岡村寧次說道。

    “肯定不止這么點部隊,我太了解胡斌了,他肯定有部隊在后面秘密行軍,他把他自己當做誘餌,吸引我們的部隊上鉤,希望我們的部隊過去攻擊他們!”岡村寧次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司令你?”其他的將軍不知道岡村寧次到底是什么意思,既然知道了,還說要干掉他。

    “20萬又如何?40萬又如何?和幾百萬部隊比起來,這點部隊算什么,這次,一定要干掉胡斌進攻東線的主力部隊。

    我要讓他在米國的部隊完全失去大規模作戰的機會,然后找機會,干掉他在西線的部隊,這次,我準備傷亡百萬換胡斌他的40萬部隊,這個我們是值得的!”岡村寧次非常自信的說著。

    “嗨!”那些將軍聽到了,都點著頭。

    他們也知道,胡斌是他們米國的心腹大患,如果不能干掉他,那么在米國,他們的部隊就沒有足夠的底氣去和胡斌的部隊打。

    “胡斌也知道,我肯定要干掉他的,他既然敢來,說明他也有把握,解除這次米國的危機,告訴我們的部隊,全力攻擊米國的第二條防線。

    我要在胡斌到來之前,占領華盛頓,然后我們依托東線的那些城市,進可攻退可守,我看胡斌該怎么辦,和我們打巷戰,我是巴不得的,巷戰傷亡率非常高,他的部隊再厲害,也怕打巷戰,我就要看看,他胡斌消耗的起嗎?”岡村寧次笑著對著那些大將說著。

    他知道胡斌的弱點是什么,不敢讓自己的部隊出現大的傷亡,他的部隊可不是那么好補充的,所以,岡村寧次想著逼著胡斌打巷戰。

    “打巷戰,這樣不行吧,胡斌不打怎么辦?”一個大將看著岡村寧次問道。

    “他不打能行嗎?他不打,米國會逼著他打,米國丟了那么多城市,他不打不行,再說,等開春以后,我們西線在發動攻擊,我看看胡斌的部隊能夠橫跨東西線兩線幾次!當初他說要累死我,這次我要累死他!”岡村寧次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這樣的話,胡斌的那100萬部隊,堅持不了多長時間的。”另外一個中將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本來就堅持不了多長時間,米國除了他的老兵部隊,新兵部隊根本就沒有什么用,那些新兵部隊,就是來送死的,一旦我們干掉東線的那些新兵部隊,米國手上就沒有任何可以機動的部隊了,到時候就是讓我們打了。

    而胡斌的部隊,慢慢的只能陷入到被動防御當中,你說,胡斌防御,我還怕他嗎?胡斌的部隊最大的特點就是機動性強,利用機動性,來突破我們的部隊防線。

    現在他的部隊防御了,而且面對我們這么多部隊,他根本機動不起來,我們的空軍現在也強大了,我看他胡斌敢派出部隊來機動嗎?他敢出來,我就敢轟炸他的部隊!

    如果我們這次能夠在米國干掉他們的新兵部隊,那么我們在美洲最大的敵人不是米國了,而是胡斌的部隊了,而胡斌的部隊就是那么點,真的不夠我打的!”岡村寧次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他對于他的這次布局是非常自信的,西線那邊的傷亡是很大,但是東線取得的戰績是輝煌的,這樣足夠彌補西線的損失,而且,東線的城市,有大量的物資,能夠彌補日本在前線的物資不足。

    在斯克蘭頓,日本發現了一個兵工廠,是生產彈藥的兵工廠,昨天進攻的部隊,占領了這個地方以后,馬上就抓著那些米國的百姓,前往工廠那邊生產彈藥,米國也知道,但是不敢轟炸,工廠里面,有上萬的米國工人,如果轟炸這個地方,會讓他們米國工人損失慘重,但是不轟炸,就會給日本帶來大量的彈藥,這個也是日本急需的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幾天,日本的部隊一直強攻米國的第二條防線,羅斯福他們現在已經到了休斯頓了,現在防御在米國第二條防線的,大部分都是新兵部隊,傷亡非常慘重。

    胡斌坐在車上,看著米國那邊傳過來的通報,這幾天,米國犧牲新兵28萬,重傷34萬,輕傷他們沒有統計,才幾天的時間,傷亡這么大,讓米國高層欲哭無淚了。

    這些新兵可都是高學歷的知識分子,他們可是放到最后,才調用這批部隊的,但是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,傷亡居然這么大。

    “打的什么仗啊,200萬部隊,面對30多萬部隊的攻擊,還打成這個樣子,這幾天還有空軍的支援,就是拼命也拼掉了日本的30萬部隊啊,他們是怎么指揮的。

    新兵,新兵也是兵,也能開槍,也會開炮,面對裝甲部隊,不會主動找機會干,非要等他們打過來才反擊,那是找死,沖到陣地上了,他們還有什么機會了?”胡斌看到了米國那邊的傷亡這么大,有點惱火的說著,純粹為米國那邊的指揮感到惱火。

    “斌哥,米國和日本也打了一年多了,他們還不熟悉日本的戰法嗎?這樣的傷亡,才幾天啊?等我們的部隊過去了,他們還能剩下幾個,真是應了一句話,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!”黃文勁看著電報,也無奈搖頭的說著。

    “斌哥,你也是,不是說希望他們傷亡大嗎?怎么還可惜起來了?”丁萬忠看著胡斌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可惜,我是看他們指揮我就來氣,死多少人,關我屁事,戰爭哪有可能不死人呢,當初我們中國人在戰場上面傷亡巨大,百姓被日本屠殺,他們哪個國家同情過,幫助過?

    我在擔心,等我們的部隊過去了,米國的部隊都完了,不能配合我們作戰,到時候我們打的就會很累。”胡斌坐在那里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給馬歇爾發了電報嗎。一定要控制那些城市,外面的陣地丟了沒事,城市一定有守住,不要讓日本的部隊進入到城市當中,一旦他們進入到城市,我們就不好打了!”黃文勁看著胡斌問道。

    “是跟他說了,他也安排了部隊提前進入到城市當中去了,希望他們能夠守住吧,要是守不住,我們可能會有危險。

    我現在要的就是,讓日本的部隊都在城市外面待著,這樣我們才有機會,如果他們進入到城市,我們和他們打巷戰,岡村寧次能夠在睡覺的時候笑醒的。”胡斌苦笑了一下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米國能不能守住?不能守住,就把我們給坑了啊!”黃文勁看著胡斌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問我,我問誰,如果馬歇爾和麥克阿瑟稍微懂一點,現在就該把部隊撤退到各個城市,然后在城市當中和日本的部隊打巷戰,逼著日本部隊強攻,能夠給日本的部隊帶來大量的傷亡。

    而且米國的部隊在城市里面,也能夠避免日本大量屠殺他們的百姓,反正該說的我都跟他們說了,聽不聽我的,我也不知道!”胡斌看著他們說道。

    “斌哥,空軍司令張宏宇的電報,他們的部隊今天下午,全都到了中線各個機場,能夠對我部進行護衛。”這個時候,莫射過來對著胡斌報告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,告訴他,讓我們的飛行員們好好休息一下,明天出動偵察機在我們上空偵查,戰斗機隨時準備出擊!”胡斌聽到了,點了點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莫射聽到了,開始記錄電報,給張宏宇那邊發過去。而胡斌則是靠在那里,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斌哥,笑什么呢?”黃文勁看著胡斌問道。

    “空軍來了,那么就該好好和他們玩一下了,告訴項風,這段時間注意行軍,不要被鬼子的偵察兵發現,現在他們換上了米國的軍服,我們的裝備也涂了米國的色彩,一定要注意安全,等到了前線以后,我有戰斗任務給他。

    哼,岡村寧次,老子可不怕你,你有你的張良計我有我的過墻梯,看誰厲害,這次我不吭死你,我不叫胡斌,還把老子從西線弄到東線來,讓老子都沒有辦法過一個好年!”胡斌躺在那里說道。

    “斌哥,有主意了?”黃文勁馬上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有主意我還打什么仗,早就知道,岡村寧次想要找我決戰,但是又想削弱米國的實力,他在布局,我也在想著怎么破局!”胡斌點了點頭,開口說道。
中币网提现手续费多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