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抗日之將膽傳奇 > 《抗日之將膽傳奇》第一 一零二章項雷到來
    1102

    胡斌回到了佳木斯以后,開始幫助李欽偉接手整個部隊,還有交代后面的事情,告訴李欽偉在面對遠東的局勢,該如何處理,胡斌都告訴他。

    因為李欽偉的部隊在哈爾濱這邊駐守,本來就是防備遠東那邊出現變局的,而且各個裝甲師也不可能就是在佳木斯,他們的軍營肯定是要的放一部分到遠東去的。

    胡斌在佳木斯這邊待了幾天以后,得知項雷要過來了,胡斌也知道,項風和項雷很長時間沒有見面了,于是決定在這邊等著。

    這天早上,胡斌他們起來以后,就到了佳木斯路口這邊等著,項風的飛機一大早就在哈爾濱那邊降落了,算了算時間,差不多也快到了,胡斌、項風、和尚、方磊、豹子他們都在路口等著。

    “來了,來了!”豹子第一個發現了遠處的車隊,知道肯定是項雷過來了,現在項雷是副軍級干部了,肯定有自己的警衛部隊的。

    “哪呢?”項風聽到了,馬上就走到前面去看。

    很快,他也看到了,于是站在那里不動了,胡斌他們也知道,項風很想看到自己的弟弟,就沒有跟過去,讓他們兄弟兩個聊聊。

    不一會,車隊就到這邊來了,剛剛到這邊,車還沒有停穩呢,一個人影就從車上面跳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哥!”那個人影飛快的往項風這邊跑過來。

    “雷子!”項風也發現不遠處的這個年輕人,就是自己的弟弟,大喊了一聲,就沖了過去,兩兄弟很快就擁抱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“哥!”項雷把自己的臉埋在了項風的肩膀上面,胡斌他們在后面微笑的看著。

    “讓哥看看,讓哥看看!”過了一會兒,項風雙手抓住了項雷的胳膊,松開了,然后仔細的打量著自己的弟弟。

    “嘿嘿!”項雷此時用手擦了一下自己發紅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長個了是不是?人也結實了!”項風看著自己弟弟說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項雷點了點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對了,斌哥他們在后面!”項風馬上說道。

    “斌哥!”項雷此時也發現了不遠處的胡斌,馬上就喊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誒!”胡斌笑著走了過來,此時,那幫老兄弟們也走了過來,胡斌先和項雷擁抱。

    “斌哥,你可想死我們了!”項雷和胡斌擁抱的時候說道。

    “沒有辦法啊,咱們是當兵打仗的!”胡斌松開了項雷,仔細的打量著這么長時間沒見面的老兄弟。

    “不錯,真的長高了不少!人看著也成熟了!”胡斌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項雷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和尚哥!”接著項雷就和其他的兄弟擁抱了。

    這些人當年都是跟著胡斌從山西那邊打出來的,誰也沒有想到,幾年以后,他們個個都身居高位,而且都是功勛顯著,現在已經成長為我黨年輕的軍事干部了。

    “不錯,走,回家,我們已經給你安排了接風宴了!”胡斌看到了大家也差不多了,就對著項雷說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斌哥,還搞那么隆重干嘛?”項雷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必須隆重啊,現在就差文勁和小初了,不過,很快你們這些人就能夠在延安見面了,我就不行了,我要去西北!”胡斌笑著對著他們說道。

    不一會兒,他們就回到了指揮部那邊,在胡斌住的那個房子里面開接風宴了,所有的吃的,都是自己動手。

    “莫射,張帆,辛苦你們兩位了!”此時,項風也看到了張帆和莫射,知道他們兩個一直是跟在胡斌身邊,保護胡斌的安全,因此,現在看到他們兩個,項雷也過來對著他們兩個道一聲辛苦了。

    “你客氣了,應該的!”莫射馬上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恩,等會兒我要敬你們一杯!”項雷接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要!”和尚聽到了,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等吃完了午飯,胡斌讓項風帶著項雷出去走走,也知道他們兄弟兩個有話說,兩兄弟就沿著佳木斯城里面走了起來,這邊已經恢復正常了,不過,沿街還有戰士們站崗,主要是行政院那邊的人還沒有到。

    “哥,這次你要去西北啊,咱剛剛見上面,就要分開了!”項雷對著項風說道。

    “恩,去西北,沒辦法,這邊的事情要交給和尚,我就只能去西北了!”項風點了點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過,哥,我沒有別的意思啊,按理說,你更加適合當軍長啊,怎么這邊的軍長成了和尚哥了!”項雷看著項風問道,項風聽到了,盯著項雷。

    “哥,你看我干嘛?”項雷不解的看著自己大哥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給老子記住了,我們這些人是兄弟,你當和尚哥愿意在這里,他不想去西北啊,都是為了你小子,我跟你說,在以后的工作當中,但凡有一點你不尊重和尚哥,小心老子抽你!”項風盯著項雷警告說道。

    “哥,你說啥呢!”項雷感覺有點委屈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剛剛問我的話是什么意思,你認為我的功勞比和尚哥大?”項風看著項風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是說,你更熟悉裝甲部隊!”項雷擺手說道。

    “老子去西北,也是軍長,裝甲第一軍軍長,西北裝甲兵團的主力部隊!”項風對著項雷喊道。

    “哦,我,我不知道嘛!”項雷馬上低著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告訴你,和尚哥的功勞,不是你知道的那些,和尚哥是斌哥手上培養出來最好的將領,我比和尚哥差遠了。

    哎,其實我也是想進步來著,就是管不住我自己的嘴,這次斌哥讓我當軍長,我根本就沒有想到!”項風說著就嘆氣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你還沒有和尚哥了解裝甲部隊?”項雷吃驚的看著自己的大哥說道。

    “哈,我懂的戰術,他懂的戰略,你說,誰懂的多?”項風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,那,斌哥沒有教你,還是你自己沒有學好啊?”項雷看著項風問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能不教嗎?怪我自己,哎,行了,你小子在那邊到底怎么回事,我告訴你啊,這些都是兄弟,一個鍋里面撈食的兄弟,你要是有一點異心,小心老子來弄你!”項風對著項雷說道。

    “沒有。沒有。開始的時候,我不知道,我以為斌哥偏心!現在看來是我錯了!”項雷馬上說道。

    “斌哥還會偏心,你小子啊,離開斌哥時間太長了,斌哥做什么事情,都是有自己的考慮,包括我們的晉升,知道嗎?

    還有,你不要真的以為你在山東,是靠自己的功勞上去的,你要是這么想,你就是豬!”項風看著項雷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項雷不解的看著自己大哥。

    “沒有斌哥,你現在最多就是一個旅長,還想當副軍級?你以為就你的功勞多啊,很多事情,用點腦子,沒有資歷,有功勞你也上去的沒有那么快!”項風瞪著項雷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說,我上來,有斌哥幫忙?”項雷看著項風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廢話?你和陳司令關系還是斌哥和陳司令關系好?恩?要不然,每次打仗,都會有你們兩個的事情,其他的部隊就不是部隊。

    你的部隊是厲害,但是你想想看,你錯過了哪場戰斗,你當其他的部隊指揮官,看不出來啊?明顯就是要培養你們兩個,憑什么培養你們兩個,特種團這么多兄弟,就你們兩個最牛是不是?”項風看著項雷說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啊!~”此時,項雷才想到了這個事情。

    “還有,老子去西北,斌哥也是有考慮的,就是為了你小子考慮的,要不然,是你去西北,我在這邊待著,和尚哥也去西北,懂了不?”項風繼續對著項雷說道。

    “保,保護我?”項雷接著問道。

    項風聽到了,看了他一眼背著手繼續往前面走,項雷馬上跟上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希望你去西北,在東北這邊,很安全,基本不會有事情,你呢,也要跟和尚哥好好學學,就指揮打仗的本事,我最多學到了斌哥3成,而和尚哥,可能學到五六成了。

    裝甲部隊的指揮,和尚哥一點問題都沒有,他已經是軍長了,根本就不需要親自坐在前線的指揮車上面,后面運籌帷幄就行!我就你這么個弟弟,你沒事,哥就放心!”項風在前面說著。

    “哥!”項雷聽到了,眼睛有點發紅。

    “就像斌哥說的,沒有辦法我們是軍人,尤其是戰爭年代的軍人,只要國家有令,我們就要上。

    我上前線,你在后面,好好訓練部隊,斌哥說了,這支部隊隨時都要調到前面去,不要等你上戰場的時候,給我掉鏈子,那我就對你不客氣!”項風在前面說著。

    “恩!哥,你放心!”項雷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哎,雷子,現在我們是高級干部了,想事情,不要小家子氣,看來你在山東那邊太順了,陳司令保護你有點過了!”項風站住了,看著項雷說道。

    “哥,你放心,我會好好考慮的!”項雷也知道項風為什么這么說自己,因為他剛剛居然在懷疑自己的兄弟,不過,也只是有點懷疑而已,項風想要糾正他這種思想。(未完待續。)—
中币网提现手续费多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