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抗日之將膽傳奇 > 《抗日之將膽傳奇》第六零三章吃不了兜著走
    胡斌在那里考慮著方便面工藝的事情,第三節課下課以后,胡斌想了一下,好像還有一個學生的題目沒有解答,馬上拿起了桌面上的一本本子翻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恩,我收的?”胡斌看到疊好的白紙上面寫著自己的名字,馬上就拿起來看一下,是一首詩。

    “情詩?!”胡斌看到了,瞪大了眼睛,簡直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這可有挑戰了!”胡斌看著那首情詩,心里琢磨起來,意思是懂的!

    “喜歡我?沒有道理啊!”胡斌摸著自己的腦袋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對,好像是喜歡我,哥也是挺帥的啊?居然有女生給我寫情詩。”胡斌此時得意的在那里笑了起來,接著又愁了,這樣的信該怎么回,自己可不會寫詩啊,寫情書會,寫情詩不會。

    “搞什么嗎?弄情詩,這不是刁難人嗎?”胡斌說著就把情詩疊好了,放到了口袋里面,腦海里面不由的想起李婉如,不過,馬上他就晃了一下腦袋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,什么時候戰死沙場都不知道,愛情和我無關!”說著胡斌就開始翻開本子,給李婉如解答了起來。

    解答完了以后,胡斌就把本子放在那里,剛想出去,但是想到了人家都給你寫情詩了,怎么也要回一下,寫情詩自己不會,而且也不想現在就談戀愛,未來是什么樣的,自己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算了!”胡斌想了一下,拿著東西就走了,而到了下午的時候,胡斌就在抗大那邊講課和上課了。

    “你說你給王文武寫情詩了?”劉靜雅瞪大了眼睛看著李婉如問道。

    她根本就不相信文靜的婉如能夠主動去追男孩子,學校里面不知道有多少人追她,她看都不看,但是現在她居然主動給王文武寫信。

    “恩,我喜歡他,我總感覺他好像根本就不是一個簡單的老師,他總是有事。向謎一樣。”李婉如點了點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,你,你給他寫情詩,他給你回了嗎?”劉靜雅看著她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有!”李婉如此時表情非常的低落。

    她希望胡斌能夠給他回信。滿懷期待的去胡斌的辦公室取本子,本子里面什么也沒有,她以為胡斌會在本子里面給自己留言的,為此她翻看了好幾遍,但是很失望。根本就沒有,不過讓她心里還有一點期待的是,信沒有了。

    “我都跟你說了,他是木頭的,你不相信!可壞了,我們的李大美女親自追,居然還敢不回信,你說不是木頭是什么?”劉靜雅看著李婉如安慰她說道。

    “她可能忙呢!”李婉如馬上就給胡斌辯解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哎!”劉靜雅看到她這樣,嘆氣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就是不知道他有沒有妻室或者心上人,如果沒有的話。我是不會放棄的。”李婉如低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找我爹問問!”劉靜雅馬上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你問你爹,我爹不就知道了?到時候多丟人啊!”李婉如馬上反對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問振國行不行?他肯定知道!他都喊王文武大哥的。”劉靜雅看著李婉如問道。

    “成,不過,不許透露出去,他要是敢透露出去,我就把你們兩個人事情給透露出去。”李婉如看著劉靜雅威脅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幫你哎~!”劉靜雅無奈的看著她。

    “反正我不管!”李婉如看著氣鼓鼓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成,他要是敢說出去,我收拾他成吧?真是,你敢寫情詩。干嘛不當面問他?”劉靜雅無奈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才不呢!”李婉如馬上說道。

    對于這一切,胡斌根本就不知道,從抗大那邊回來以后,胡斌還是帶著戰士們改進工藝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11點的時候。胡斌看到那些剛剛做好的面條和后世的方便面有點像了,馬上就讓戰士們把方便面用木棍定型成一塊一塊,然后烤干,到了凌晨2點多的時候,那些一塊一塊的面條全都干了。

    “弄點開水過來,弄點碗過來。快點!”胡斌拿著那些白里帶點黃的面條塊,相當激動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哎,馬上!”戰士們早就備好了,之前胡斌實驗了很多次,都是用水沖面,然后吃著,之前的那些是生的,吃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給我!”胡斌在碗里面放好了一塊面條以后,就用開水往里面倒了,弄好了胡斌用一個蓋子蓋好,然后在那里等著。

    過了幾分鐘以后,胡斌拿開了蓋子,然后拿著筷子,開始夾著面條上來。

    “看看,軟的,說明熟了!”胡斌有點激動的說著,然后直接往嘴里送。

    “恩,恩,熟了,熟了,哈哈,熟了!”胡斌吃到嘴里很燙,但是心里高興啊,嘴里也一直在喊著。

    “熟了,不可能吧?”振國聽到了,看著胡斌不敢相信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們也用筷子試試,嘗嘗!”胡斌對著他們說道,莫射和張帆聽到了,拿起了桌子上面的筷子,夾著面,就開始嘗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還真的熟了!就是沒有味道!”張帆嚼了一下,對著胡斌說道。

    “廢話,什么調味品都沒有,能有什么味道,嘗嘗,勁道不?”胡斌笑著看著他們兩個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錯,還不錯!”莫射點了點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拿碗過來,還有,弄點鹽,醬油,還有油也要,對了,還有弄點咸菜過來。快,咱們吃宵夜了!”胡斌笑著喊道,那些戰士馬上就去弄了,泡了20多碗以后,等了一會兒,胡斌他們就開始吃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嗯,斌哥,味道不錯啊,不比拉面差啊!”振國嘗了一口,馬上說道。

    “方便不?”胡斌笑著看著他問道。

    “還真是方便,用開水沖就可以了,省的煮了!”振國點了點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方便你還投200多大洋,傻啊,不知道多投啊?”莫射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多少?”胡斌聽到了,問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212個大洋!我老子沒有錢了,有錢我肯定多投!”振國馬上信誓旦旦的說道,他現在感覺這個東西還真的能夠賺錢。

    “用你老子的字畫來換,1張字100大洋,我收,必須要他本人蓋章和簽名的字畫!”胡斌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振國看著胡斌極其認真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!老子從來不說假話的!”胡斌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成,我現在就回去!”振國說著就放下了碗,想要回去,剛剛走了兩步,又停下來了,回過身端過碗。

    “還是先吃飽了再說,真的餓了,味道不錯!”振國快速的往自己的口里掃著面,三下五除二就吃完了一碗面,然后往家里跑去,到了家里的時候,統帥早就去睡覺了。

    “我爹睡了?”振國問著統帥的警衛。

    “早就睡了,怎么了,有急事,有急事我給叫去!”負責警衛的一個連長看著振國問道。

    “別別別,這樣啊,我要去我老子書房里面取點東西,你放心,我不拿涉密的東西,你們可以在里面看著,我就拿老爺子寫的字,其他的我不拿!走!”振國說著就拉著那個連長要往統帥的書房走去。

    “啊,這個不行,統帥知道,會罵死我們的!”警衛連長聽到了,相當害怕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怕啥,我是他兒子,我拿的,他們還能拿你們怎么辦,你就說攔不住我,就行了,走,我讓你進去就是讓你給我做個證,我沒有拿其他的東西!”振國拖著那個連長進去,另外還拖了幾個排長,一起站在統帥的書房的客廳,振國拿著一個麻袋,從統帥放字畫的箱子里面把字給取出來。

    “你們看啊,都是我老子寫的字,其他的我沒有拿!”振國拿著那些字畫過來給他們檢查。

    “振國,統帥知道,我們是吃不了兜著走啊。”那個連長都要哭了,但是你還不能勸著,這個確實是他們家的東西。

    “沒事的,你放心,如果老爺子真的敢處分你,你到斌哥那邊來找我,我讓斌哥給你們安排事情,對了,這幅字不錯!”振國看到了統帥的書房里面還掛著幾幅字,而且都是裱好的,振國找來了凳子,直接取下來,把里面的紙拿走,裱的框他不要!

    “這個是統帥最喜歡的字,你,你拿走了,到時候可就麻煩了!”那個警衛提醒振國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還是他最喜歡的兒子呢!”振國直接卷好往麻袋里面裝。

    “振國啊,留點吧,要不你到時候可能要挨鞭子的。”警衛再次提醒他說道。

    “怕啥。他也不敢把我往死里打!”振國毫不在乎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哎!”那些警衛聽到了,只能嘆氣,到了最后,振國把統帥書房里面的那些統帥親自寫的字,還蓋了章簽了名的全都卷走了,一共是121副。

    振國裝好了以后,就背著麻袋往胡斌那邊跑了,根本就不考慮統帥知道了,會是什么心情,他也管不了這個,他堅信胡斌弄的那個方便面肯定能夠賺錢,老爺子寫的字都能夠值100大洋,振國認為相當值當的。(未完待續。)
中币网提现手续费多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