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抗日之將膽傳奇 > 《抗日之將膽傳奇》第五三八章關我屁事(四更求月票)
    胡斌在看著自己的戰損報告,而在蔣鼎文那邊,此時他的心情不好了,因為他剛剛得到了電報通知,胡斌的部隊已經到了商洛一帶了。

    “麻辣個巴子,胡斌的什么意思?啊?自己的后院都被人給打了,還他娘的想著報仇,現在鬼子在打他了,我看他怎么辦,瑪德,胡斌,給我等著,這次鬼子不弄死你,我弄死你!”蔣鼎文看著商洛那邊發來的電報以后,罵了起來.

    他在下午的時候得到了通知,鬼子已經在湖北對胡斌發動了攻擊,本來他以為胡斌得到了這個消息會撤兵的,但是沒有想到,胡斌居然還要打自己的商洛,在他看來,這簡直是不要命的行為!

    “現在他們那邊的周主任已經過來了,他們明天一大早就出發,前往商洛那邊見胡斌,我想胡斌是打不起來的。只要胡斌明天早上發動了攻擊,我們擋住了一個白天,明天晚上,李司令和周主任就會到胡斌那邊,到時候這個事情就解決了!”胡宗南看著蔣鼎文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不希望他們現在就過去,晚點過去最好,讓他打,我看他還怎么打,鬼子到時候斷了他的后路,他就完蛋了.

    這樣,明天一大早,你去拖住他們,不,今天晚上就要拖住他們,你不是黃埔的學生嗎?我記得當初周主任就是在那邊當干部的,你去,以學生的身份去,勸他喝酒,把他灌醉了,讓他們明天不能過去!”蔣鼎文站在那里想了一下,對著胡宗南說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胡宗南聽到了,吃驚的看著蔣鼎文。

    “讓胡斌打,他不是想打嗎?這次他不打都不行了,哼,他不打,我還要反攻呢。我就讓鬼子把他的武漢給推了,到時候國人怪罪的也不是我,是他胡斌.

    命令前線的部隊,明天白天擋住胡斌的攻擊。如果胡斌想要走,一定要給我反攻,拖住他,我打不死你,鬼子總能打死你吧?沒有了99軍在你后面撐腰。我看你拿什么底氣在我面前狂!”蔣鼎文發狠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,這,這樣不行吧,畢竟胡斌也是我們國家的部隊!”胡宗南看著蔣鼎文說道。

    “錯,是延安的部隊,不是我們的部隊,去發電報!”蔣鼎文對著身邊的一個參謀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那個參謀聽到了,馬上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現在過去找周主任,請他吃飯喝酒,灌醉他。立刻去,我就讓他胡斌打,他不打都不行!”蔣鼎文對著胡宗南命令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這樣是不是…是!”胡宗南想要勸住蔣鼎文,但是看到他瞪自己的眼神以后,馬上喊是,然后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胡斌啊胡斌,失算了吧,你沒有想到,鬼子會在背后捅你一刀吧?這一刀捅的痛快啊!”蔣鼎文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面,冷笑了起來!

    而在鬼子那邊。阿南惟幾坐在武漢的指揮部里面,今天的戰損報告也出來了,不過,晚上炮擊的戰損還沒有出來。

    “八噶。玉碎了9000多人,還有5000多人重傷,該死的,他們前線是怎么指揮打仗的,我們出動了大炮,飛機。怎么還出現這么大的傷亡,他們會不會指揮打仗,傷亡那么大,連一個陣地都沒有突破,該死的!”阿南惟幾看到了戰損以后,氣的站了起來大罵著。

    他根本就沒有想到,就是短短一個下午的時間,自己的部隊就出現了那么大的傷亡,這個讓他根本就接受不了,要知道,這次是自己的部隊主動發起攻擊的,不是胡斌的部隊過來偷襲!

    “司令,胡斌的部隊裝備了大量的新式武器,我們的部隊裝備不行,在步兵作戰方面,吃了大虧!”那個參謀長站在旁邊說道。

    “該死的,現在胡斌都當還沒有回來,我們就出現了那么大的傷亡,如果胡斌回來了,你說,這樣的傷亡是不是要翻幾倍上去?”阿南惟幾盯著那個參謀長問道。

    “嗨!”

    “納尼?”參謀長點頭說嗨,讓阿南惟幾相當的不爽。

    “司令官閣下,這次你一定要盯住胡斌的部隊動向,我說的是胡斌帶去陜西打仗的部隊,只要胡斌不回來,我們出現多大的傷亡都是可以接受的,因為我們傷亡大了,胡斌的防御部隊傷亡也大,現在他們還能夠防御住,但是明天后天,他們肯定是防御不住了,到時候我們就能夠突破進去。

    而如果胡斌回來了,那就麻煩了,根據我們的情報顯示,胡斌已經帶著他們最強大的特種團和裝甲旅走了,對了,還有炮兵團,另外還有3個師的部隊,只要他不回來,這一仗我們就贏了!”參謀長在那里給阿南惟幾解釋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該死的,你很怕胡斌?”阿南惟幾看著參謀長說道。

    “嗨,在武漢的那些老部隊。沒有不害怕胡斌的。我們和他交過好幾次手,都吃了大虧,我知道司令官你已經很重視胡斌了,但是我希望你還是繼續加強重視他,盯著他的部隊動向!”參謀長看著阿南惟幾說道。

    “喲西,我知道了,你下去吧,對了,給那些前線的指揮官發電報,給我突擊進去,明天一定要打進去,另外,明天早上一大早,命令我們的偵察機繼續偵查胡斌所率領部隊的動向!”阿南惟幾盯著參謀長說道。

    “嗨!”參謀長聽到了,馬上就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該死的,胡斌,胡斌!”阿南惟幾看到了參謀長走了以后,罵了幾句。

    在商洛的胡斌,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不但被蔣鼎文罵,現在還在被鬼子罵,他現在在等著特種團那邊的消息,他們已經去對付蔣鼎文部隊的炮兵團了,遠處還能夠聽到槍響,估計是他們在行動了!

    “報告,我們的炮兵團被襲擊了,3個師的炮兵團都被襲擊了,傷亡慘重,現在炮兵陣地已經易手!”一個參謀沖進了蔣鼎文的指揮部,對著他喊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,又是炮兵團,他們是怎么做的防御,啊?到底是怎么做的防御,2次都是這樣,我都跟他們說了,加強對炮兵團的防御,加強防御他們都忘了嗎?”蔣鼎文聽到了,大聲的罵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是,我們的部隊是加強了防御,但是敵人的火力非常的強大,我們的部隊根本就不是對手,剛剛交火沒有半個小時,就全都投降了!”那個參謀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麻辣個巴子,胡斌,你他瑪德老喜歡玩陰的是吧?”蔣鼎文非常火大的罵著,現在炮兵被端了,前面3個師的部隊也就是廢了,根本就打不了,估計還是投降。

    “不行,跟那些師長說,守住今天晚上,明天一早就撤退,往我們西安這邊撤退,我就不信了,有本事你就打到西安來!”蔣鼎文對著那個參謀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那個參謀馬上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而此時,胡斌他們已經看到了特種團那邊打出來的信號,商量守軍的炮兵已經被干掉了。

    很快項風和李大龍命令自己的部隊往商洛守軍陣地開過去,商洛守軍都能夠看到那些車燈。

    “瑪德,來了,到底決定好了沒有啊,是投降還是打?打就是送死啊,他們165師的都沒有打,我們打不是找死嗎?”下面的那些軍官看到了遠處的車燈,罵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打,他們用的都是新式武器,而且還有坦克和大炮,我們哪里是對手啊!”另外一個軍官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辦,如果師長要我們打呢?”一個連長問著自己團長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會趴在戰壕里面睡覺啊,我們不開槍,他們敢開槍打我們啊?如果上面命令打,大家不要開槍就是了,要打讓他們自己去打,管我屁事,錢也不我們搶的,干嘛我們來挨槍子啊?”那個團長白了他們一眼,開口罵道!

    “對,反正我是聽說了,在安康那邊投降的部隊,現在都是好吃好喝的待著,屁事沒有,還不要站在外面放哨!”一個營長也接著說了起來。

    這樣的事情不單單發生在他這個團,就是其他很多團都是這樣想的,不打!上面要頂住,他們可頂不住,要頂住就只能拿命頂,他們認為這樣做不值當,胡斌是中國人,人家是來找蔣鼎文報仇的,跟他們沒有關系,反正中國人不打中國人,投降也不丟臉丟命,多好!

    胡斌的部隊還在快速往商洛守軍也陣地突擊過去,通過那些車燈,他們發現陣地上面一個人頭都沒有,只能繼續前進。

    等上了陣地以后,發現那些士兵都坐在戰壕里面看著胡斌這邊的戰士。

    “怎么才來啊,等會兒耽誤睡覺了!我們投降了啊!”一個團長看到胡斌這邊的一個營長,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們怎么不打白旗啊?”那個營長看著對面的團長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打,上面要我們頂著呢,我頂個屁啊,槍給你,弟兄們,把槍放下,我們換個地方睡覺,對了,兄弟,毯子能帶不,要不晚上睡外面,有點冷!”那個團長說著就看著這個營長!

    “除了槍,彈藥,你們樂意帶啥都行,把你們指揮部搬空了我們都沒有意見!”那個營長說道。

    “夠意思!”對面的團長聽到了,對著那個營長豎起了大拇指!

    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今天是3月的最后一天了,大家有月票的就投出來了吧,留著也沒有用了,而現在丑牛急需月票,希望弟兄們檢查一下自己的票倉,看看還沒有月票,有的話就投給丑牛吧,先謝謝了!最后溫性提示一下,明天是愚人節,嘿嘿嘿!注意點啊!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(未完待續。)
中币网提现手续费多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