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抗日之將膽傳奇 > 《抗日之將膽傳奇》第一六六章重大任務(三更求月票)
    陳旅長說完了以后,站在那里看著那些團長,而那些團長都在那抽著煙,他們也知道,如果真的要打,采取強攻,幾乎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鬼子地面有重兵,天上有飛機,哪怕是晚上行動,都不行,距離太遠了,一個晚上肯定是不夠的,到天亮了,鬼子過來了,那就麻煩了。

    “旅長,這個活不好干啊,往南,往東,都是鬼子的重兵區,而且都是平原,攻防都不好開展,我們兵也不多,想要破壞鬼子的鐵路,太難了!”其中一個團長說道。

    其他的團長都點著頭,確實是這么回事的。

    “但是不管怎么樣,這條鐵路,我們是一定要破壞的,彭司令發了電報過來,說損失多少,給我們補充多少。

    我們必須要配合南方的**作戰,一旦長沙有失,那么對于我們國家整個抗戰的形式都是非常麻煩的,所以,這條鐵路,哪怕是我們旅全軍覆沒,也要干掉他!”陳旅長站在那里,點了一根煙說道。

    而胡斌一直坐在那里聽著,現在他也沒有什么好的頭緒,畢竟涉及到戰略方面的事情,自己作為一個營長,很多事情,是不能插嘴的,一旦出了問題,那就是大問題,而且自己確實也沒有什么更好的辦法。

    “旅長,如果真的要打,我們的部隊,必須要全部前移,要往這邊來,給鬼子那邊形成壓力,可是,我們來了,鬼子那邊也會集結重兵,這樣更加難打,所以說,這就是一個死胡同啊!”李天興坐在那里,發愁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一個死胡同,不好弄!”其他的團長點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小斌,你腦子活。你來想想辦法!”此時,陳旅長看到胡斌坐在那里不說話,馬上就問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我?”胡斌站了起來,非常吃驚的指著自己問道。

    “對啊。就是你啊,怎么樣,想到辦法沒有?”陳旅長看著胡斌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有!”胡斌站起來搖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,沒有?我昨天晚上不是跟你說了嗎?怎么能夠沒有呢?你昨天晚上沒有想嗎?”陳旅長看著胡斌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時間啊?我昨天那么晚回來,哪里想那么多!”胡斌看著陳旅長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。我還指望你呢,你打那個中陽縣不是想去搶鬼子的物資啊?”陳旅長有點著急的說道,他對于胡斌還是很看中的,認為胡斌肯定能夠想出辦法來,但是現在一問,竟然沒有!

    “是啊,是想去搶啊!”胡斌點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搶,難道還沒有辦法?”陳旅長再次問道。

    此時,那些團長都看著胡斌,就是胡長貴。也盯著胡斌看,他也希望胡斌能夠想出什么辦法來,這樣對于八路,和對于全國抗戰的形勢,都是非常好的,不過,剛剛胡斌說了,他根本就沒有想出來什么辦法!

    “車到山前必有路,現在著急有什么用,鬼子不是還沒有運輸過去嗎?再說了。老子盯上了他們,他們還能跑了,那些物資就是我的了!”胡斌站在那里說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別吹牛!還你的,辦法都沒有。東一榔頭西一棒子,這樣不行!”胡長貴馬上罵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就不行啊,要的就是這個效果,要讓鬼子根本就不知道我們的目的是什么,那才好呢!不過,這次不行。鬼子肯定知道我們的目的就是他們的交通線!”胡斌站在那里反駁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哎,你不是說廢話嗎?彭司令給我發來了3封電報,就是要我破壞那條路,我也是實在是沒有辦法了!”陳旅長說著,就坐了下來,用手搓著自己的臉,很是苦惱!

    “其實沒有那么麻煩,麻煩啥啊,搶不到,我還毀壞不了,要毀壞就是一個炸藥包的事情,關鍵我是想搶,但是縣城那邊又有鬼子在,這個事情就麻煩了!”胡斌站在那里嘀咕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說啥?”陳旅長抬起頭來,看著胡斌問道。

    “啊,不好搶啊,有鬼子在!”胡斌愣了一下,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前面那一句!”陳旅長站起來問道。

    “前面那一句?毀壞就是一個炸藥包的事情啊。怎么了!”胡斌不解的看著成旅長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不要吹牛!”陳旅長看著胡斌警告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還吹牛,吹什么牛,鬼子用的是鐵路,一個炸藥包就夠了,還吹牛。用的著嗎?”胡斌站在那里,不屑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,那么大的自信啊,一個炸藥包的事情,你怎么弄過去,鬼子沿路全是人!”一個團長看著胡斌說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就弄不過去,鬼子有人咋了,他是人不是鐵桶,就算是鐵桶,我也能夠把炸藥包扔到他的鐵桶里面去!”胡斌站在那里說道。

    “停停停,你們現在都不要說話,小斌,來來來!過來坐!”陳旅長對著那些團長嚴肅的喊道,然后笑著招呼胡斌到他身邊去。

    “別別別,有啥事兒你說就行,你這樣,我感覺有問題!”胡斌看到了陳旅長這樣,馬上站在那里,為難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問題啊?行,我問你,你有什么辦法把炸藥包送過去?”陳旅長笑著問道。

    “派出小股部隊滲透進去,人不用多,幾個人就可以了,鐵路嘛?把鐵軌給炸了不就完蛋了,要是有橋,那就更好了,炸了以后,沒有半個月到一個月,他都修不好!”胡斌站在那里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,滲透不進去!”李天興馬上說道。

    “別人不行,我就不行啊?我連鬼子的指揮部都混過的人,一個鐵軌還不簡單!”胡斌站在那里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說了你們不要說話,小斌啊,你說的這個,行是行,但是,你有沒有把握啊,鬼子那邊要是運過去了,那就麻煩了!

    再說了,你現在去鬼子那邊,還真不行,我估計鬼子那邊都盯住你了,你干掉了人家的師團長,人家還不注意你!”陳旅長讓其他的人不要說話,再次對著胡斌說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這個你不用管,我能炸就是,可是我不想炸,炸了可惜了,那么多物資,要是搶到我們這邊來,發大財了!”胡斌兩眼放光的憧憬著。

    “行行行,我說你小子,怎么跟個財迷一樣呢,才來山西多長時間啊,就把山西那一套給學會了,我們要的不是物資,我們要的是鬼子不能把那些物資給送下去,懂不?”陳旅長看著胡斌著急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這個必須要弄到手的,旅長,炸的可惜了,鬼子不在這邊運了,我們還怎么發財?不行不行,炸了可惜了,炸了沒有財路!”胡斌接著搖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說你小子,怎么一根筋呢,你運的回來嗎?你自己都說了,鬼子在縣城那邊,你根本就不要想運回來!”陳旅長著急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想辦法啊?東西是死的,人是活的,活人還能被尿給憋死啊!”胡斌站在那里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話要說!”此時,胡長貴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行,你說!”陳旅長點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說你小子怎么回事,現在是不能讓鬼子把物資運到前線去,炸了最好,鬼子運不了,懂不,發財以后再說,現在是要阻止他們把物資往南方運!”胡長貴對著胡斌教訓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我搶的時候,他們也運不過去啊,我總不能做虧本的買賣吧,炸藥包也是要錢的,我炸鬼子的鐵路,總的搶點東西吧,什么東西都沒有搶到,我才不干呢!”胡斌站在那里辯解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我說,你,你不是讀書的嗎?怎么跟個商人一樣的?讀書都像你這樣啊!”一個團長著急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不一樣,我們營1000多人呢,消耗不要啊!”胡斌站在那里繼續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說老胡,你這個兒子不用擔心了,不管他在什么地方,估計都餓不死,這個小子,天生就是做生意的人!”另外一個團長,看著胡長貴說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故意氣我是吧,老子拿了你的槍,你就跟老子說你有1000多人?”陳旅長笑著罵道。

    “沒,哪能呢,旅長,真的,炸了可惜了,你放心,鬼子不可能從我的視線里面把那些物資給運到南方去的,除非是天上飛,我現在拿他們沒有辦法,現在突襲鬼子的機場,不現實!地上跑的,嘿嘿,他再牛B,也得給老子交買路財!”胡斌笑著在那里說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小斌啊,我不指望你發財啊,你給我炸了那條鐵路就行啊,成不成,你要是炸了,老子給你一個團長當,給你3000條槍,每條槍200發子彈,讓你招兵擴編!怎么樣,老子給你財發!”陳旅長笑著看著胡斌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有那么多嗎?”胡斌鄙視的看了他一眼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,我,老子去搶,去找總部首長要,去兵工廠那邊要,我都給你要回來!”陳旅長看到胡斌的眼神,著急的說了起來,自己堂堂一個**編制的旅長,居然被人鄙視拿不出3000條槍出來,相當上火!(未完待續。)
中币网提现手续费多少